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十九章

花与刀之名
第十九章  人类与神明

食用说明不想丢,当做被吃掉就好了

以上
————————————
鹤丸醒得很早,一睁眼便闻到血腥味,他有些疑惑,这才想起昨晚初夏身上的伤口被她自己挣扎的动作扯开,大概沾到自己身上了吧?

反应过来,鹤丸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愈合,不由得吃了一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她的血还可以这么用啊。”

“大将,起床了吗?”药研一边问着一边打开门。

......

“鹤丸先生在大将床上干什么呢?”药研彬彬有礼...地拔出了本体,没有迟疑的直接砍过去。

鹤丸一躲:“喂喂,这可是她自己拽着我不放的!”然后从窗子跳出去了。

药研眯起眼,帮初夏把伤口处理了一下,静静坐在一旁一边等着初夏醒来一边随意翻看起桌上的文书。

“...药研?”

“我在,大将有事吗?”

“你怎么看上去不太高兴啊。”

“没有啊。”药研式微笑。

...初夏支起身子,也不太想去顺毛,轻轻“哦”了一身,又躺下去了。

药研一怒,走过去直接将被子掀开:“大将这么懒可是不行的啊。”

初夏极不情愿地随意抓了两把头发,站起来,瘫在药研身上:“再睡会嘛!”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赖床的坏毛病跟阿退一样。”药研认输似的叹气,听着初夏已经平稳下来的呼吸,无奈地说:“那就再睡会吧,毕竟...大将就是用来宠的啊。”

论废婶是如何养成的,答主:药研藤四郎

结果...一睡睡到了中午,初夏走出门的时候短刀们已经准备午睡了,初夏只得一个人去厨房觅食。

“呦,主様大人要吃油豆腐吗?”小狐丸靠在门框旁朝初夏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食物,初夏点点头,立刻蹭到小狐丸身边,嘴里含着豆腐含糊不清地说:“小狐陪我去做日课吧,药研去哄退他们睡觉去了,没空。”

小狐丸弯起猩红的眼睛答应道:“主様大人的请求,在所不辞。”

锻刀室内,初夏认真琢磨着狐之助给的各种玄学公式,刀匠建议她试试‘350/350/350/350’的配给法。

初夏考虑了一下,刀匠又怂恿道:“这种锻刀法基本上什么刀种都能出来,是分辨欧非的最佳公式,按狐之助大人的说法,您第一次出阵便带回来萤丸殿,所以可以尝试下。”

初夏有些心动,同意了刀匠的建议,开始锻刀。

——00:20

看着计时器上的数字,小狐丸有些好奇初夏地表情,便转过头去看,发现初夏脸上没有失望,倒是好奇了,开口就问:“主様大人不失望啊。”

“啊?哦,你说锻刀啊,我本身就更喜欢用短刀啊,光代...也是短刀,而且跟小孩子相处更舒服吧,额,药研不算,所以,无所谓结果啊。”初夏自顾自的碎碎念起来:“不过好的刀不论长短都超棒啊,仅仅只是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了。但是...不是欧洲人真是...叫人有些难过啊。”说着,初夏带点怨念地盯着刀匠。

“哈哈,主様大人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小狐丸回头注意着炉火。

“这次会是谁呢?如果是粟田口的刀就好了,可以给前田他们带弟弟回来,三条家的短刀只有今剑...”初夏还在继续碎碎念,刀匠已经将刀取出来递给小狐丸了。

小狐丸端详了一会手中的短刀,又递给初夏:“嘛,不是粟田口的刀。”

初夏仔细辨认了一下没认出来,放弃后将灵力输入刀身。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想要对谁复仇呢?”樱花飘落,蓝发的短刀付丧神开口问初夏。

初夏仔细想了想,一本正经地答:“大概,是鹤丸国永吧,不过你现在打不过他呢,所以要加油啊。”

小夜没有理会这么奇怪的答案,点点头,沉默了。

初夏走过去,忍不住笑了,拍拍小夜的肩:“开玩笑的啊,不管你之前为刃的时候经历了什么,你现在在这里,就是我的家人啦,今后由我来保护你,还有,离鹤丸国永远点。”

小夜没有说话,初夏犹豫着蹲下来轻轻环住他,缓声说:“我啊,想要复仇的对象倒是有一个,但是小夜现在太弱,等到小夜够强了,能不能帮我呢?”

听到初夏这么说,小夜有些暗淡的神情才舒展开,坚定地点点头。

初夏松口气,牵着小夜去了自己的房间,让他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然后关上门,有些惆怅。

“主様大人那样讨厌的人是鹤丸吗?”

“即使我知道光代迟早要离开的,鹤丸国永那种漠然的态度也的确让我愤怒,但复仇...说不上,要杀也是我亲自动手,我只是不想让小夜觉得自己存在没有意义而已。那孩子执念太深,一旦夺走,会否定他自己。”初夏喃喃道。

“说起来,您没有看过本丸刀帐吧?”小狐丸转移了话题。

“无所谓。”初夏莫名冷淡。

“诶?”

“想靠近我的我都有好好记住,不想站到我身边的不认识也不所谓啊。我从来没有主动示好的想法。你不喜欢我,那我也不喜欢你了。就是这样。‘爱’是相互的啊。”初夏说道:“啊,顺便加一句,短刀除外。”

#很好,我很想知道大咖喱来了之后两人的相处模式#

小狐丸看着初夏走远,眯起赤瞳。

——冲田组房间

“那孩子是把你们看做家人?”安定突然问。

清光正在一心一意地涂指甲油,漫不经心地回了个“是”。

安定若有所思地说:“虽说是可以说成很温柔啦,可是另一个角度来说,她把身为神的我们看做和她同等地位不是吗?”

清光愣了片刻。

“哈,真是个高傲的孩子。”安定嗤笑一声:“这就是所谓‘身为人类的骄傲’吗?”

清光放下瓶子:“可是,我们愿意啊,为她放下为神的身段,认她为主,供她驱使。哪怕她只是个人类。”

——————
某个付丧神在走廊上拦住初夏。

初夏仔细打量了他一眼。

“请您帮帮兄长吧!”

——————————————————

嗯,初夏一个很固执的地方暴露出来了,就像安定说的那样,自负又高傲,对不是自己的人很绝情。

我才不会说之所以一直没有公布刀帐是因为还没决定有些什么刀在呢

小夜终于来本丸了,短刀组人真的超多啊...

估计阿夏这辈子都别想全刀帐了 ...刀太多不想写啊

评论
热度 ( 33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