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某个夜黑风高的雨夜

黑暗本丸温馨向来着…(大概?)

女审有名,正在强力洗白

鹤丸主要剧情的最后一章(勿信)
可能算鹤球的追忆录?(什么鬼...)

鹤球一定程度内(?)ooc,毕竟每只鹤遇到的审神都不一样嘛

以上
——————————————————————
鹤丸一个人坐在本丸最大的一棵树上发呆,想起今早醒来睁开眼看到自己用来吓唬小短刀的面具着实是吓了一跳,房里放着的各种道具也不见了,最后才想到斜靠在角落的本体不知道被谁拿了,晃悠悠走出去看见那孩子的木屐时也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替她把鞋子送到门口时正好碰到了三日月,他握着已然凉透的茶杯坐在走廊上不知在想什么,看到鹤丸也只是轻微点头没有搭话。

鹤丸耸耸肩,知道他和自己一样在思考这个新来的审神者的事,张望了一下没看到她的身影,鹤丸也没多失望,径直走开。

本体不在就是鹤丸受到的最大惊吓了,他没什么心思去捉弄别人,反而其他刀有些不自在。

今日本丸所在区域的天气不太好,上午下了雨以后天空就暗淡下来,安定拿着扫把站在庭院有些崩溃,刚刚打扫完的院子因为狂风的关系依旧凌乱,树叶自顾自的在地面上转圈打滚,没有理会脸上越发阴沉的蓝发青年。

安定猛然执起扫把恶狠狠地说:“首落去死吧!”然后用挥刀的手法在本丸院子里乱击起来。

“搞个人去阻止他吧...”不知道谁这么说了一句,然而没有人动。

清光轻声叹气,冲上去拽住安定的围巾拖他去了手合场(似曾相识?)。

鹤丸枕着双手盯着越来越黑的天空,他一整天没有恶作剧使每把刀都人心惶惶,乱甚至接替还没有来的博多开了赌局坐庄,除了三日月几乎所有人都压了‘鹤丸今天会恶作剧’。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刀剑男士说:鹤先生一日捣乱全刀帐都不安心,不捣乱全刀帐也不安心。

————————————————————
是日夜

因为天气的缘故,本丸大多数刀都早早熄灯休息了。

初夏听着本丸里的声音逐渐安静下去有些心慌,她原本将自己房间的灯都开着,结果一道惊雷劈过,吓得她立马将用电的设施全部关掉了,一个人裹着毯子缩在拉门衣柜的最里面。

越是黑暗、安静的地方感官越是敏感,初夏强行抑制住恐慌,没有理会越来越吵闹的雨声,像猫一样卷成一团睡着了。

————————————————————

鹤丸强撑着坐起来,靠在门上,身上的伤口发炎,痛得令他睡不着,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喘气,没有开灯的时候这里就像墓室里的黑暗,鹤丸皱着眉打开门。

本体在灵力充足的地方而自己丝毫没有感觉,这种落差加重了鹤丸的疼痛感,他靠感觉朝主卧走去。

夜晚总是能滋生出许多黑暗物质,暗堕过程中的鹤丸国永很容易被影响,模模糊糊中他想起初夏刚刚来本丸时的样子,何等高傲,又多么耀眼——比起身陷绝望的他们她更像神明,可是不正是人类让他们变得如此低贱的吗?她有什么资格为主?

原本只是想惊吓到她所以才有了那场闹剧,最后被惊吓到的却是自己呢,回想起灵纸从她脸上掉落的一瞬鹤丸忍不住笑了,没有理会从滴水檐上落下的雨水,衣摆湿漉漉地垂在木板上。

站在主卧门口鹤丸惊讶于没有刀守着,思考一阵后又起了坏点子,他贴近木门确定里面的人已经睡着后,无趣地耸耸肩想推迟恶作剧的实施,打算离开。


“不管谁都好...来救救我..”

无害状态的审神者无意识发出的梦吟令鹤丸顿住脚步,他忽然转身,直接冲入房间(结界被三日月打破了来着)。

在黑暗中环顾一周,拉来衣柜的门,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初夏忍不住笑出声来,初夏看上去在做噩梦,紧皱着眉头,一脸恐惧。

鹤丸伸手扯了初夏的脸,初夏被吵醒,不大清醒地看着鹤丸,一脸‘噫,你干嘛’的表情。

鹤丸冲她笑了一下:“怎样?有没有被吓到!”正打算躲避可能收到的攻击时,初夏却突然露出微笑,上前抱住了鹤丸。

?!!
鹤丸一脸蒙逼地呆住了,然后感受到初夏胡乱扯住自己的衣服,复杂地顺口说道:“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初夏依旧一副不清醒的样子,用鹤丸披在内番服外面的羽织罩住自己的头,一个人哼哼唧唧:“不要...留我一个人...光代抱...”

鹤丸拿她没办法,只得轻轻环住初夏,一边安慰道:“好好好...”

初夏听到鹤丸回应自己,变本加厉地蹭上去:“不准走!不要走...”说着小声抽泣起来。

鹤丸这次真的被吓到了,最后将初夏从衣柜里扯出来,按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直接将她抱在怀里,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初夏的背。

俗话说得好,有人照看的孩子更加娇气,初夏没有察觉到安慰自己的是哪位,只是抓紧鹤丸的羽织,不住地抽泣。

“为什么他们那么讨厌我?”黑暗中,初夏突然开口,声音因为恐惧有些发颤。

鹤丸虽然知道这是她无意识地发问,可还是愣住了,半天没有回应。

“只要笑着大家就都会喜欢我吧?兄长是这么告诉我的啊,可是光代,这招好像行不通啊,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初夏喃喃道,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她睡着鹤丸都没有再出声。

确认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后,鹤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抱着初夏,轻叹口气:“叹气这么多可不符合我的设定啊,都像老爷爷一样了,不过...这孩子原来这么脆弱也是吓到我了。”

鹤丸轻轻拍拍初夏的头:“你做得够好了,起码干坏事赢得过我,怼得过三日月,黑得过一期。”

半响,鹤丸想起什么又笑了:“虽然这样的审神者我是很感兴趣啦,不过明天歌仙的表情很值得期待啊。会吓到我吗?”

白色的鹤扯了点被子,将外面的雨声隔绝,也慢慢阖眼浅眠。

———————————————————

这章文风清奇...

鹤丸怎么意外地撩人呢...

然而阿夏什么都没听到,而且她心里有个坎来着

这两只算互舔伤口吧,不过阿夏还没这个意思

评论 ( 3 )
热度 ( 48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