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风暴之前

黑暗本丸温馨向来着…(底气不足)

女审有名,正在强力洗白

最近主要是鹤丸

以上

还有我发现好多人都不看开头和结尾的碎碎念呐...那里面可是有不亚于正片的内容啊,有空瞅一眼吧各位qwq

小修了一下前面的内容,细节会单独占个tag,还有一些分析和后续。
——————————————————————
初夏说完,没有理会鹤丸径直朝萤丸的方向跑去,由于初夏有些着急(没看路),一齿木屐上的木齿磕在突起的石头上,被绊了一下的初夏直接摔倒。

面前伸出一只手,初夏没有反应便搭上去,谁知对方突然缩回,重心不稳的初夏‘啪’一声又摔下去。

抬头看见鹤丸拼命忍笑的脸,初夏很心塞:要知道是他我才不会抓住他的手呢!

没有理会笑得欠揍的那张脸,初夏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强装镇定地走开了。

“主殿怎么一身的泥?”歌仙看着有些狼狈的初夏皱眉,走上去帮她整理。

初夏摆摆手:“没事,脑子被水糊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歌仙没有再追问,带着她走入饭厅。

“不管吃多少次还是觉得好吃啊!”咬着筷子,初夏一脸满足地夸奖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帅气地理理刘海,接受了初夏的夸赞。

初夏很快地吃完饭,先行离开,一个人躲到房间研究日课指导手册。

“小狐狸!”初夏唤出狐之助问:“日课里的‘碎刀’是怎么回事?我有付丧神的本体可以做到吗?”

狐之助摆摆尾巴,虽然不明白审神者为什么这么问,但它还是解释道:“理论上是可以的,但那需要对审神者的忠诚,不然无法做到,这也是近来政府为了保护暗黑本丸的刀剑男子所定下的规则,普通本丸不需要这个前提。”

“啧。”初夏偏头表示不想听了,接着她又问:“政府提供的强制断刀呢?具体如何?”

“那个只能全体一起,不能指定某位刀剑男子。”

……

初夏抚额:“好了,没你什么事了。”

“那狐之助就告退了。”

房间里又恢复寂静,初夏拖出一个盒子,将放在里面的两把刀拿出,犹豫一会,她将光代依旧佩在腰间,那把通体白的太刀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好看。

初夏抽出刀刃,抚摸着上面的刀纹,这把刀真的是一把杰作,不同于三日月宗近因过度追求美观而成为一把艺术品,不能与实用刀媲美,这把鹤丸国永集观赏性和实用性与一体,虽太刀的体格限制了灵活,可是依旧不改他吸引人的特点。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有人就算是掘墓也要把你带出来了,当陪葬品什么的不应是你的归宿。”初夏喃喃道。

对于鹤丸国永,她有十分复杂的感情——

小时候听爷爷讲那些有名的刀的故事,那时的自己对就已经了解付丧神的事了,不住的遐想着那些刀的样貌、性格。
鹤丸国永,是她很喜欢的刀。

皇家御物、被供奉于神庙,不管在墓中或寺庙里都是很无趣的吧?
那么长的岁月里他是怎么度过的呢?即使与其他刀短暂的相遇过,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吧?

一直一个人是很难过的,更何况还被人从墓中带了出来,他,一定很反感这样的行为。

可是,真正遇到的鹤丸却有所不同,虽然不论怎样他都是笑着的,可是他站在那,便诠释了什么是‘寂寞’,就像彼世之刃。

有悠久历史的刀本质便是如此吗?

初夏看着手中的太刀:不对,三日月是接受了孤独的话,鹤丸则是不满,他想从一个人的状态逃离,所以才会借以‘热闹’反抗吧。

三条家已经有那么多兄弟实装了,所以三日月不需要做什么便已经满足,但是鹤丸...

初夏闭上眼,自语道:“但是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人类可是自私得很啊,只在乎自己在乎的...”

天空变得暗淡无光,看来要有一场风暴了。

————————————————————
本质上阿夏有些心疼鹤丸(童年的阿夏一直一个人,所以能理解那种痛苦),所以她觉得碎了鹤丸对他反而是种解脱(加上鹤丸碎了自家光代)

下章估计鹤丸篇该结束了,不过安抚鹤丸的路任重道远,后期会慢慢来。

鹤丸是自责的,但他不会表现出来,那个时候他没想到光代会碎,单纯想给初夏一个下马威(光代本身硬度不够)

这章很多都是个人的理解...有不赞同的可以评论区讨论下...
后期还会改,毕竟我觉得表达上好像有问题,中心很模糊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