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恶作剧3

黑暗本丸温馨向来着…(底气不足)

女审有名,正在强力洗白

最近主要是鹤丸

以上
——————————————————————
木屐撞击在走廊上的声音令初夏有些发慌,她皱起眉:这样不行,会被其他人发现。

犹豫片刻,初夏蹲下身子,将木屐脱下,仅穿着袜子向前走。

夜晚的寒意透过与地面的接触蔓延上来,不知怎的,初夏突然又想起光代,她摇摇头,拼命忍住眼泪和杀意,金色的灵力因愤怒变得暗淡,脚下却加速走向深处。

越过挂着‘三条’木板的房间,初夏在隔壁停下,用黑色毛笔写着‘五条’的房间里只有白色付丧神一人的身影。

拉开门,初夏盯着被子里的一团,歪着头思考,老实说,她并不认为自己怼得赢鹤丸国永,但是她也不想这么放过他。

所以,怎么办呢?初夏在心里默默问道:光代,你会想让我怎么做呢?

初夏屈身低头打量鹤丸,那孩子在被窝里缩成一团,活像只猫,比起醒着的时候不知道可爱多少,初夏轻叹口气,缓缓将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扯开。

没有处理的伤口部分结痂,白色内番服上沾染的血迹变成赤褐色,有种病态的好看,加上鹤丸有些无辜的睡颜,初夏一时竟看呆一瞬。

不过也就一瞬而已,片刻后初夏便站起身开始在房间里翻找。

鬼怪面具,铲子,会突然伸长的棍子……各种各样用来整蛊的小道具被翻出,初夏一一收好,然后悄悄将通体雪白的太刀带走,最后将天狗面具用细线吊在房梁上,固定在能让鹤丸睁眼便可以看到的地方。
做完这些,初夏满意地点点头,离开。

摸黑走在本丸里有些恐怖,初夏有些紧张地四处张望,幸而有月光撒下,还没有达到初夏怕黑的临界点,不然她可不会冷静地安然立在这。

得快点,初夏这么想着加快回房的速度。

————————————————

三日月抬头看了看月,起身停在门前,稍一用力寄居在木门上的结界便发出一声清脆的破碎声。

蓝色付丧神走入房间看见床上一团,眯起眼抽出本体,三日月毫不犹豫地一刀斩下去。

——————————————————

初夏想起自己房前还杵着个三日月顿时心情不太好了,彳亍片刻她还是闪身进了粟田口房间。

——————————————————

“哦呀,这可真是...哈哈哈。”看着被子下的枕头,三日月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眼中却一片清冽冰冷的清明。

——————————————————

第二日清晨

阳光还未刺破云层之际,本丸便被一声尖叫打破宁静。而此声从最爱惊吓的那位老顽童房里传出却令很多人(刀)不解。

初夏微微睁开眼,打量一下房间,药研和一期一振已经收拾好准备出去了,前田和乱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
迷迷糊糊想向大家问早,却敌不过周公的召唤,初夏缩缩身子,将身上的被子抽出一点给抱在怀里睡得正熟的五虎退,然后闭上眼睛睡过去。

待到初夏和五虎退完全清醒过来时,已经接近中饭的时间了。

初夏决定先回房整理一下再去饭厅,打开门便看到一片狼藉。

……

怒气冲冲地找到三日月,刚打算开口,他却先笑道:“诶呀,小主殿昨晚偷偷跑出去干了什么呢?老爷子我一个人守着有点寂寞啊,哈哈哈。”

偷偷跑出去干嘛?!还问我出去干什么?!如果我不离开不就已经被你砍成两截了吗!初夏内心刷屏外表淡定地回:“你又不是我男人,就算我偷偷跑出去私会情人你也管不到我吧?还把我房间弄得一团乱!”

“这么说老爷子我可是会伤心的。”三日月用衣袖擦擦并不存在的眼泪:“何况我只是想试试小主殿有没有好好睡下嘛。”

所以就一刀把我被子全划破了?!如果我在里面你敢不敢这么说啊?!

冷静了一会,初夏冷笑一声,离开了。

“喂,今天的恶作剧是你布置的吧?”鹤丸从树上跳下,笑着拦住初夏:“很不错嘛,吓到我了,生活本在于惊吓啊,对吧?”

初夏瞥一眼他装作若无其事、不在乎本体的样子,轻而易举地识破了对方眼底一丝惊慌和恐惧。

“怕什么?做了就要承担啊不是吗?有些惊吓可真是令人绝望呢。”初夏一语双关地讽刺着,并没有告知她要如何做。

“阿夏,吃饭了!”远处萤丸挥舞着自己的本体引起初夏的注意。

初夏回应一声,又转头对着鹤丸的眼睛露出一个毫无阴霾的笑容:“有些错误,必须道歉,不能弥补的,总要想办法不是吗?”

——————————————————

嘛...阿夏生气不是那种一下子全部爆发的,她会慢慢酝酿,也会考虑对方的诚意,属于记仇那一类吧。

然后...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她非常怕黑,不是一般的怕,小时候的阴影,不过以前一直有光代陪着所以没关系,取名‘光代’也是这个原因。
算个flag。

评论 ( 5 )
热度 ( 39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