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铁打的本丸,流水的付丧神

女审有名

虽说是暗黑本丸但还是温馨向(?)

好吧好吧,前几章磨合期不算咯

以上

介于姥爷太黑救回来困难的情况,组织决定提前一点,稍微提及下他的过去

狐球出场

以及婶觉得玩不下去了想跑

——————————————————————————

这两天初夏过得很安稳,也没有出去做日课,整天在本丸散步。

“主...主人。”

初夏回头,看见五虎退手里拿着布包现在身后,初夏没有动,她现在真的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回应任何人了。

五虎退向前走了几步,将手中的布包展开,双手托着:“我...我把...光代的碎片按照刀尖到刀身的顺序塞回刀鞘了...听说,用灵力滋养的话,能恢复刀灵...所以...”五虎退编不下谎言安慰初夏,只是不停重复‘所以...’

初夏站在离他几尺的地方,看着五虎退递过来的、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短刀,有些失神,仿佛又回到那个孩子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

如果...自己早点找到他...或者只是接住他的刀,会不会...

伸手将短刀拿过,想摸摸五虎退的头,手却停在空中。

“退,谢谢你。”最终也只是说了声感谢,初夏转身跑开。

自己,很像胆小鬼吧?可是我已经不敢再回应任何人的期待了。初夏站在转角,听到后面五虎退有些手足无措的声音,却没有回去。

看见歌仙和萤丸在里卧门口等自己,初夏呆了一会,又想起是自己让他们来的,连忙将他们带进去。

深吸一口气,初夏说出自己的想法。

“主上想离开?”歌仙抬起头,有些吃惊,却没有表示反对。

初夏点头:“已经提交申请了,政府小哥说可以带两把刀走。”

萤丸放下本体,扑到初夏身上:“所以阿夏就选了我们啊!”

初夏盯着萤丸头顶的发涡,没有回话,反而解释道:“果然,我还是自私的啊,想成为刀剑来现世后的第一任主人,我...不想在这待下去了..”

歌仙将手放在初夏头上:“主上的决定便是吾等的意志,何况这不是自私啊...”

“什么时候走?”萤丸问。

初夏摇摇头:“看政府的通知,你们先不要告诉其他人。”

“了解!”

“樱树啊...”透过窗户,初夏看到庭院里的风景,拉下头顶上歌仙的手,径直走出去。

路上一个带血的白色身影坐在一旁。初夏想假装没有看见他,鹤丸却冲她挥挥手:“呦!”

鹤丸身上的伤没有经过治疗,衣服上的血迹有些都变成了褐色,他本人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依旧笑得开心。

初夏没理他,眼神都没偏离,只是走到乱和药研身边问他们:“鹤丸国永身上怎么回事?”

药研瞥一眼鹤丸,推推眼镜:“怎么了?你有心情去给他手入啊,反正我没想法。”

“好歹给他换件衣服啊,看上去像我虐待他...算了,不管。”初夏说着走开了。

“樱花,开得真漂亮啊...”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

当天夜里,初夏披着羽织一个人去了后院,站在仓库门口犹豫了好半天,最终还是打开了门。

好奇心的作用很大,初夏也很想知道这个本丸到底发生了什么。

房间里依旧是那天看到的模样,初夏点燃蜡烛走进去。环顾四周,她忍不住吸了口凉气,就算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一旁的刀架上放着几把被烧焦的刀,仔细辨认的话看得出是两把胁差和几把短刀;右边的地上放着一把大太刀,长度和萤丸相似,上面锈迹斑斑,初夏走过去蹲下查看,远远就闻到海水的咸味;四周都是不同刀剑的碎片,混在一起,分不清是谁的。

初夏有些遗憾地摇摇头,站起来,调动自己的灵力,形成水浪一般的灵波,吞没了房间里那些不甘的付丧神的怨恨。

辛苦你们了,光代的事情与你们无关,所以今后就刚好休息吧,不会再有人对你们做出那么过分的事了...初夏闭上眼,转身离开。

“审神者大人!”

回房,看到狐狸式神站在自己书桌上蹦来蹦去,初夏直接将手中的蜡烛扔过去。

“呜哇!”狐之助跳着躲开,又叫道:“请不要这样!”

听到狐之助这么说,初夏放下手中的枕头,阴笑了一下:“那好,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狐之助连忙点点头。

“首先,这个本丸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一次见面时的敌意,满屋子的刀剑碎片,还有...”想到鹤丸国永的脸,初夏咬紧牙齿:“性格扭曲的付丧神!”

“不知道。”狐之助老老实实回答。

初夏一瞪:“你怎么不知道?你不是这个本丸的狐之助吗?!”

狐之助犹豫一下,盯着初夏:“我不是一振的狐之助。”

“你说什么?!”初夏睁大眼睛,重复狐之助的话:“你是二振的狐之助?那这个本丸除了建筑就没有其他一振的东西了吧。”

“不是。”狐之助否决了初夏的猜想:“还有一把刀,鹤丸国永,他也是一振。”

初夏想了想那间仓库的碎刀,的确没有通体白的太刀。她点点头示意狐之助继续说。

“政府所掌握的信息只有鹤丸国永为首的付丧神杀了第一任审神者。”狐之助叹气:“据资料显示,第一任审神者在任后期已经完全疯了,碎刀,而且用他们心底最害怕的方式折磨他们。”

初夏猛地抬头:“什么?!”

“比如,当着粟田口其他刀的面将在大阪城烧毁的付丧神本体丢入锻造炉。”狐之助举个例子,然后继续说:“不过更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了。”

初夏揉揉眉心:“是了,对得上了,那两把胁差是骨嗗和鲶尾吧。”想想自己看过的史书,又补充道:“我记得...萤丸是被丢到海里腐蚀了吧...”

狐之助摆摆尾巴,没有应声,只是问道:“您确定要离开吗?”

初夏一愣,微微点头。

狐之助摆正姿态,换上严肃脸:“时之政府派我通知审神者浅川初夏,即刻前往备前国本丸0369,同行刀剑男子:歌仙兼定、萤丸、以及小狐丸。”

“什...”初夏话未说完,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初夏揉揉眼睛,还未清醒,一双红色的眸子闯入视线。

头顶的类似狐狸耳朵的地方一抖,付丧神停下梳理头发的动作,冲初夏看过来,极其邪魅地一笑:“主殿醒了啊?”

————————————————————————

不用担心,下一章初夏就 屁颠屁颠地(不!) 霸气地回去了。

狐球是来(帅气地)咬鹤丸的

鹤丸的剧情已经决定好了,不用急,慢慢等排队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