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十章

第十章   惜有故人

私设满天飞系列

女审有名,锻刀世家来着

虽说是暗黑本丸但还是温馨向

好吧好吧,前几章磨合期不算咯

以上

这一章...婶婶和刀剑两方的黑历史都揭出来了...本来打算虐的,我果然做不成后妈啊...

——————————————————————————

安定收拾好被子坐在榻榻米上发呆,清光昨晚被药研喊出去后一直没有回来,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难不成在审神者房间开聚会啊?

这么无厘头的想法使安定自己笑出声来。

“安定!”清光拉开门:“你有没有看到光代?”又想起安定不认识光代,又烦躁地改口:“就是阿夏身边的那把短刀,上次和萤丸在餐厅打起来时鹤丸有带出来转一圈的那个。”

安定想了想,摇摇头:“没有看到,最后一次好像是乱藤四郎拉着他吧?”

清光叹气,坐在安定身旁,没有说话。

“清光,你昨晚一整夜没睡吧?”安定指着清光眼下的一圈青紫问。

清光点点头,往后躺去,盯着天花板发呆。

安定也跟着躺下,说:“真是不明白你,光代不见了那孩子不就只有你们了吗?还这么尽力去找,笨蛋。”

“你没看到她的样子,像在脸上写着‘绝望’两个字,怎么忍心让她一直这样啊...”清光想了想,又起身打算继续去找。

“喂!休息一下啊。”安定拉住清光的衣摆,没让他走。

清光有些无奈地拍拍安定:“有私心的啦,‘找到光代后她会不会更爱我一点呢?’之类的啊,你...要不要一起去?总被放置不好吧?毕竟我们是刀剑,被主人使用才是最重要的啊。何况...”清光垂眼:“我们这位主人,可是对‘外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啊,她只在乎自己身边的家人。”

清光说着,微微昂起头,笑着走出去了。

安定看着他的样子,什么嘛...成为她的刀都这么会秀恩爱那还真是不得了。笨蛋果然是会传染的。

—————————————————————————
“鹤丸国永!你有没有看见光代?”初夏成功逮着一只鹤姥爷。

“哇唔!这是什么?新的惊吓吗?”鹤丸看着突然冲出的初夏吓了一跳。

“大将,鹤丸君已经被你晃出重影了,请慢一点。”药研慢悠悠地跟在初夏身后。
自家大将比自己速度还快什么的...真是不好开口啊...                ——来自药总的心理

初夏没有理会药研,依旧抓着鹤丸晃:“一定是你吧!你变成本体把光代叼走了!”

“.....什么鬼啊!我本体才不是鹤呢!”鹤丸抓住初夏的手怒吼。

“哦呀呀,一大早就如此活力不愧是年轻人啊,甚好甚好。”隔壁房的三日月听到声音后探出头开看了看。

初夏转头立刻将目标换成三日月:“你有没有看见光代,短刀,服饰跟粟田口的很像。”

“诶呀,没有见过小主殿形容的刀呢。”三日月笑着说:“昨晚小主殿不是看到了吗?我的房间,空荡荡的不是吗?老爷子一个人可是很寂寞的呢,小主殿有没有兴趣来陪陪我啊?”

“我可没空闲去陪空巢老人啊。”初夏拒绝了,然后一个转身又跳到屋顶上去。

留下的药研是崩溃的:以后一定要改改大将这个坏习惯!

三日月眯着眼看天,药研说了句“打扰了”便追上去。

待到确定药研听不见这边的动态时,三日月笑了几声:“鹤丸,恶作剧要适当啊。”

“诶?!你怎么知道的?”鹤丸惊讶地转头。

“刚刚你没否认啊,她问你有没有见过光代的时候。”三日月说着,踱步离开。

“哇,这老头还真是...”鹤丸从阴影处走出来:“不过,的确有趣呢,哈哈哈。”

————————————————————————
初夏蹲在本丸门口发呆,歌仙在不远处看着她防止她一个想不通冲到战场上去。

“主人...”看不下去的五虎退走到初夏身边说:“说不定...”编不下去任何可能的结果,五虎退换了个话题:“我们再找找吧,光代的灵力还在本丸不是吗?”

初夏猛地站起来,歌仙以为她要冲出去,急忙拉住她。

“歌仙,快陪我在本丸走一圈!我用灵力探测试试。”初夏反抓住歌仙,拉着他往本丸走。

歌仙扯扯被自家主殿抓住的袖子,没扯出来...真是...太不风雅了。

初夏没管这么多,路上遇到的刀剑都一头雾水地望着她疾驰而过。

“石切丸,本丸后院的那个仓库是干什么的?”初夏逮着本丸良心问。

出人意料的,石切丸没有回答。初夏也没追问,直接走过去。

其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刀们听到初夏说要打开那个仓库时都无法保持冷静,一个个跟在她身后。

初夏不理会他们,只是紧紧抓住歌仙的袖子,光代的气息很微弱,自己最担心的是好像发生了...

“不要过去 ..好不好?”乱冲出来拦在初夏面前,恳求道:“不要打开那个仓库,好不好?”

初夏盯着乱的眼睛,轻轻摇头:“对不起,光代一个人在那里一定很怕,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恐惧那里,但是我一定要去。”

乱站着没有动,然后药研将他拉开:“我们总要打开那个房间的。”

初夏将手放在仓库门上的时候,她知道本丸所有的刀都来了后院,她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这里是他们内心最深的伤口,自己现在要将它撕开。

初夏打开了门。

满屋破碎的刀剑,碎片随处撒在木制地板上,刀锈上有斑斑点点的血迹,暗堕的气息浓郁到初夏无法呼吸。

被以为要用一生守护的主人舍弃;
身为神明却被人类玩弄;
最尊敬的大人被污蔑;
还有,弑主的痛苦...

初夏被眼前的怨灵实体化震惊,耳边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小主殿满足了吗?将我们最痛苦的回忆揭开。”

初夏沉默了,这里...是他们最不想打开的地方吧,而自己这么轻易地,无知地随意开启了。

闭上眼,能感受到身后那些人每个都背负着痛苦,原以为是审神者被付丧神驱逐,原来,是自己错了...还那么无所谓的对他们冷嘲热讽。

“阿夏...”

正当初夏准备离开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唤住她。

光代从房间深处走出来,一脸痛苦:“阿夏终于...找到我了。”

光代依旧穿着那身衣服,有些疲惫地冲着初夏笑。

初夏看到光代有些透明的身体恐慌地冲上去抱住他:“光代,光代,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还想要说些什么,却都没有说出口。

没有再去理会身后的刀剑,初夏只是抱着比自己矮很多的光代,没有说话。倒是光代说着:“反正我也是会碎的,但是...没有因保护阿夏而死去,有点不甘心呢。”

光代推开初夏,单膝跪地,双手呈上自己的本体:“主人,您一直没有以君臣约束过我,即使刀本就是为主人挥动的,您却没有将光代看做工具,光代很感谢您。”

像是预感到什么,初夏站起来,惊恐地看着光代:“不要这样,光代是我的家人。”

光代看着自己渐渐消失的身体,手中的刀也破碎得越来越严重,看来那个房间里遗留下的怨灵对自己损伤很大啊。无论如何也得让那些对主人有杀意的刀知道,她是一位多么温柔的,多么优秀的主人。

“即使自己快要碎掉了,最后也要帮一帮她。”这样的心情强烈到完全占据着光代的内心。

“主人!”

被光代这么一吓,初夏颤抖着伸出手想拿住他手上的那把刀。

毫无预兆的,刀直直掉在地面,摔成碎片。

“果然...还是来不及了啊...”光代叹息一声,风一吹,本就模糊的身影飘散在空中。

初夏一愣,脑袋还没反应回来,泪水已经涌出。

那个会笑着喊自己‘阿夏’的光代,她最先锻造的,属于初夏的光代...碎了啊...

初夏用歌仙的衣襟胡乱擦了几下眼,骄傲如她不允许给别人看了笑话去。

“药研,给我。”冷静地下达命令,刚刚的眼泪仿佛没有存在过。

药研想了半天才意识过来初夏叫的是自己的本体,他有些犹豫地将本体递过去。

初夏拔出短刀,用刀尖指着某位付丧神:“单挑,一对一。”

鹤丸看着少女带着泪痕的脸有些失笑:“什么?”

初夏透过灵纸望着浑身白的付丧神:“门上有你的灵力,把光代锁进那个房间的,是你吧?”

少女带着不容置否的口吻,用刀指着自己,鹤丸站直一些微低头盯着初夏:“没有考虑到他的脆弱我道歉,可以了吗?”

初夏握紧刀柄,冲到鹤丸面前,不带手软地砍下去,鹤丸眼一闪,抽出太刀挡下攻击。

刀与刀之间碰撞出‘锵’的一声,其他人没有反应回来,萤丸抱怨着:“歌仙你怎么不拉住她!”

歌仙摇摇头:“她那速度,短刀都拦不住,何况是我。”

初夏转转手腕,加快攻击速度,在旁人看来她的刀法杂乱无章,但是有效。

如柳絮沾襟般的攻击令鹤丸十分烦躁,他抓不住她,只能任由短刀划出伤口。
鹤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双手握刀,闭眼感受初夏动作产生的风。

...这里,出刀!

昨日三日月划出的旧伤被大幅度动作拉扯得渗出鲜血,加上鹤丸刚刚砍在手臂的那一刀使得初夏看上去狼狈不堪,速度也因此下降。

初夏皱眉,学着鹤丸的样子双手握刀,挡下鹤丸接连发起的攻击。

虎口麻了...初夏这样想着,握紧了手中的短刀,她就像是恣意飞舞在战场上的刀剑灵一般,灵纸下的眼睛跟紧被血染红的白鹤,无意识地笑起来。

鹤丸身上也有伤口,很浅但是不少,他也笑着说:“这样就更像鹤了。”他不得不承认有着千年历史的鹤丸国永被一个没有学过如何用刀的小女孩激出了战意。

初夏用尽全力接住鹤丸的一击,感受到对方不断加大的力度,初夏暗暗吃惊。

力气好大...付丧神和人类之间的差距原来这么远吗?初夏握刀的手微微颤抖着:顶不住了...
她往旁一闪,勉强躲过一击。

鹤丸顺着刀的力道向初夏躲的那方挥去,
初夏弯腰偏头闪过鹤丸的刀,刀尖挥动时产生的风却吹落了遮住初夏眼睛的灵纸。

黑眸子里流动的金色灵力使得鹤丸愣了几秒,初夏趁机从危险范围逃脱,手却被鹤丸逐渐加大的力道震麻,短刀从手中脱落。

鹤丸的本体插入地面几寸,他抽出本体,没有犹豫地追上初夏,然后,挥刀...

“锵!”

刀剑间碰撞产生的清脆声响提醒初夏她没有追随光代离去。睁开眼看到的是清光拔刀挡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中伤的鹤丸显然敌不过清光,几招过后,他收刀退开。

初夏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清光一个拥抱堵住所有的话语。光代不是没有抱过自己,但是孩童和少年的拥抱不同,清光给初夏的是一种安全感。

“笨蛋!”清光小声说道:“我知道光代对你而言很重要,但是我...们不也是你的刀剑吗?不要自己逞强啊,让主人战斗什么的...我才不会同意呢!”

少年带点撒娇的话语让初夏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瞬间掉下,一片模糊中,她看到歌仙、萤丸、药研...大家都守护在她身边,没有走开。

对啊,他们,是我的刀剑啊...

初夏抱紧清光,安心地哭起来。

#以后一个月的手合名单鹤丸你逃不掉了#

初夏醒来时已经黄昏了,哭得太伤心然后睡着了什么的真是没脸说(//∇//)...

身上的伤口被人很细心地包扎过了,初夏正打算起身,听到外面守着的乱慌忙站起来:“主人醒了吗?我去叫他们拿吃的来!”

那孩子踩在走廊上远去了,初夏却觉得无比安心,站起来环顾四周,桌上摆着狐之助送来的工作报告,初夏将最近的情况填写下来,最后一张是暗黑本丸接任者才要提交的。

是否需要强制碎刀?
否。

————————————————————————

战斗的地方写得好不过瘾...但是还写就超字数了...

嗯,狐球和一期,还有踢馆的政府接下来几章要以此登场了!

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小天使ヽ(爱´∀‘爱)ノ

评论 ( 33 )
热度 ( 49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