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九章

第九章   此生最尴尬的一顿饭

私设满天飞系列

女审有名,锻刀世家来着

虽说是暗黑本丸但还是温馨向

好吧好吧,前几章磨合期不算咯

以上

——————————————————————————

初夏被清光扯着往本丸深处走去,远远地就听到用餐的刀们嬉戏的声音。

“主上?”歌仙看到初夏连忙站起来问:“你怎么来了?”

清光拍拍歌仙:“喂喂,让一让啊,主人饿了当然要吃饭嘛。”

药研放下筷子,将初夏引到东边没人坐的位子上:“大将,入座。”

初夏按着药研的指引坐下,原本吵闹的房厅随着她坐下安静下来。

#好尴尬啊,我尴尬癌都要犯了qwq#
#为什么看见我就都不说话了啊#
不就是吃饭吗这个阵势是怎么回事啊?我才不会被你们吓跑呢!你们看着吧!

初夏装作镇静的样子拿起筷子,对递上饭碗的烛台切点头表示感谢。

“主殿吃这个!”乱笑着将自己面前的烤鱼夹到初夏碗里。
萤丸瞪了乱一眼,不甘落后地将团子放到初夏面前。
“阿夏~”清光故意叫得亲切,指指大福问:“要吃这个吗?很好吃的!”

“这是干什么?”鹤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三日月说:“故意秀恩爱吗?真是...吓到我了。”

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不对都听到了鹤丸的话,有意无意地将目光移向初夏。

初夏内心中将鹤丸刀解无数遍,她眨眨眼微笑着说:“鹤丸你是锻造的时候用的1911公式嘛?”
言下之意便是冷却液用了900,其他材料只有100。
变相问鹤丸脑袋进多了冷却液吗?

“主上,骂得很风雅啊。”歌仙说着将初夏碗里堆成小山的菜夹下一些:“主上吃不完的话我来分担一点好了。”

“歌仙...超可靠啊!!”初夏喊出内心的想法。

“大将,吃饭得专心,不然对胃不好。”药研推推眼镜,看了一眼初夏。

初夏立刻认真吃饭,好不容易吃完,她连忙离开座位,走出房•修罗场•间。
经过鹤丸身边时,被绊了一下,初夏看过去时鹤丸将手别在身后冲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初夏没有理会他,走了。

我的天呐,这种气氛怎么回事啊?!吃饭跟赴刑场似的,夭寿了夭寿了!

初夏离开,歌仙立马站起来,跟着她出去,萤丸也冲其他人点点头,离开了,粟田口们同样紧随着走了,清光扒了几口饭想走时被山姥切一堵,两个人一起挤出门。

“什么嘛?那些家伙...分界线吗...”
“安定你竟然没跟清光走?!”
“很正常好吗?我又不是那个审美不正常的家伙...说起来,山姥切竟然...”

刀剑们吵吵闹闹地吃完饭也一个走了。

石切丸留下帮烛台切收拾:“你选择了帮她。”
烛台切没有被遮住的眼睛闪了一下没有承认:“再旁观看看吧...只不过她替我手入,还个人情罢了。”

——————————————————————

回到内卧,初夏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最近操心那些小朋友老了十岁...怎么年纪那么大的付丧神一个个幼稚得跟什么似的...

习惯性顺手摸摸腰间的光代寻求安慰...诶?!光代?!

初夏惊讶地低头看着本因别在腰间的短刀的位置,空的!

初夏急得立刻冲出房间:“光代!”

“大将?”药研牵着五虎退走在走廊上:“怎么回事?”

初夏扫了一眼右手边的房间简洁地回答:“光代不见了,本体也是。”

药研皱眉思考一阵:“我会通知歌仙他们去找的,大将先一个人找找,光代可能迷路了。”

初夏来不及回答,飞奔着离开。

五虎退望着药研有些担忧:“药研尼...主人好像要哭了一样,肯定很着急吧...我们也快去找光代吧。”

药研点头,让五虎退先去找,自己去通知其他刀剑。

————————————————————————
再说说初夏,与药研他们分开后,她一个飞身上了屋檐。站在高处寻找。

#论一个一言不合就上 房揭瓦(不) 屋檐的婶#

初夏将瓦片揭开,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查看——

左文字家的江雪在抄经书,宗三在...换衣服(初夏一脸生无可恋地盖上瓦片)

三条家的三日月躺在被窝里冲初夏挥挥手,石切丸房间在隔壁,初夏想了想没去

长船家的烛台切在整理礼仪(初夏:嗯,终于有个正常的刀了)
......

基本走完整个本丸初夏还是没有看见光代的身影。

跳下房顶,初夏看着渐渐黑下去的天空,担心光代是迷路了找不到自己的房间,在自家生活了十年也会找不着地方的光代绝对是能在本丸迷路的,但是...初夏摇摇头:最担心的还是他的本体,被谁拿走了。在暗堕气息这么浓郁的本丸,加上光代锻造时本就有缺陷,万一...

初夏决定一个人一个人去问,无论如何也得找到光代!

——————————————————————

某位小伙伴期待的打戏要来了

总之...光代毕竟是初夏小时候锻的嘛,所以感情很深来着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