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八章

第八章    撩完刀就跑什么的很爽啊

私设满天飞系列

女审有名,锻刀世家来着

虽说是暗黑本丸但还是温馨向

好吧好吧,前几章磨合期不算咯

此章婶婶撩刀值满,摸头杀可用一百年系列

以上

——————————————————————————

“三条家的小狐丸?”
初夏看着药研递过来的刀剑,伸手接过。

药研点点头:“是太刀,起码可以保护大将。”

初夏摇摇头:“我用不惯太长的刀,所以给我做佩刀是不可能的,至于召唤出来...不需要,让他因为刚见面的主人而与相处千年的兄弟刀剑相向未免太不人性了吧。先放在内卧吧。”

初夏摸着小狐丸,一脸‘卧槽这真是好刀啊,磨成短刀该多好啊我就可以用了’的遗憾表情。

药研嗤笑一声,让初夏先带着小狐丸离开,自己在治疗室收拾东西。

初夏慢悠悠地走在日式木制走廊上,黄昏的阳光铺撒在木板上,过长的太刀和短刀一起别在腰间。

转角的一侧有一团白色的...被单?
“你在这里干什么?”初夏蹲下来,因为太刀抵在地面而不稳地向前傾。

初夏一手撑住墙壁,一手将盖在山姥切国广头上的被单取下。

#论婶婶如何花样撩刀#
#没错,初夏把山姥切壁咚了#

看着金发碧眼的少年慌乱地想扯回被单,初夏笑着摸摸他的头:“是叫山姥切吗?很漂亮啊,为什么要遮住呢?”

“说我漂亮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反正只是一介仿品。”山姥切默默地说。

初夏歪了歪头,没看过刀帐的她不知道山姥切的性格。但是这把灵刀仿品的经历她却在家族听过。

正当山姥切想着她失望了不愿再理会自己的时候,初夏又伸手缓缓摸了摸山姥切的头:“好孩子。我啊,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是母亲说的,她用的形容词是国广的第一杰作而不是灵刀山姥切的仿品呢,所以就算是仿品又怎么样?你,可是那位国广大人,那位那么厉害的刀匠最疼爱的孩子不是吗?”

被少女的话惊到,山姥切抬起头,看着她的灵纸背后眼睛的地方。

“何况,你现在可是我的刀啊,所以你就是最好的。”初夏这么说着,将灵纸翻起来盯着山姥切。

过了一会,初夏腿站麻了,直起身子,又慢悠悠地走开了。眯着眼睛:嗯,那孩子的情绪稳定下来了,看来不伤心了。

山姥切看着初夏走开,思绪万千:她用自己的血替自己手入吧?现在又不在乎自己仿品的身份,而且...是个好主人吧...这么想着,山姥切又披上被单:清光那家伙说得不错嘛。

“主人!”清光远远看到初夏走过来便活力满满地扑上去:“清光等了你好久,你去哪里了?”

“清光一直在等我吗?”初夏领着清光进门:“我在与短刀们玩躲猫猫。”

清光表示不满(#-.-)

“乖啦。”初夏将小狐丸取下,跟一期摆在一起:“一期恢复得不错嘛,那...清光你来干什么?”

清光晃晃手:“主人帮我涂指甲嘛~”尾音故意上翘,带点撒娇的意味。

吃软不吃硬的婶婶拉过清光的手:“好啊,可是我不会,所以涂得不好看嘛,可以吗?”

清光点点头,把工具递给初夏:“这是主人第一次帮我涂指甲呢。”

初夏注意着手上的工作,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清光以前的主人呢?是个什么样的人?”

清光沉默一会:“第一任不知道,我是第二任召唤的,那一位是个...很追求效率的大人吧...还有就是,不怎么爱我呢。”

初夏也只是因为有些在意五虎退的反应才开口问的,听到清光很失落的样子就没有追问了。专心于手上的动作。

“好啦!”初夏收起工具,吹吹清光的手指:“等它干掉就可以了。”

清光点点头,并没有接过初夏递过来的指甲油:“放主人这就好了,下次直接来找主人。”

初夏正打算收进衣柜里的时候...“咕噜”

“诶呀,主人饿了吗?”清光戏谑地调笑初夏。

qwq出阵回来又在本丸里躲来躲去不饿才怪...可是面包吃完了...

清光拉着初夏往门外走去:“主人跟我们一起去餐厅吃饭吧。”

嗯...?诶?!!

不会超尴尬吗?

——————————————————————

山姥切的话...那时候手入室中重伤的刀剑对阿夏基本都有好感值,毕竟血液融入嘛...所以不要觉得唐突来着QwQ
阿夏也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讨厌全部刀的人,对她示好她是会接受的,伤心也会去安慰对方
其实本丸里好孩子还是很多的,不过对初夏还是有顾忌的,毕竟他们觉得信任又被不好好对待的感受很可怕啊
而且!初夏不能算这个本丸的主人呦记得吗,踢馆政府正在登入中!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