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四章


第四章   维护与被维护

私设满天飞系列

女审有名

虽说是暗黑本丸但还是温馨向

好吧好吧,前几章磨合期不算咯

以上

——————————————————————————

第二天早晨初夏被歌仙从被窝里拽出来时十分不爽,毕竟昨天晚上睡到一半便被乱发起的枕头大战吵醒,最后发展到粟田口房间里的五个人一起混战。

当初夏一大早起床后被三日月等人揪着要求解释寝当番粟田口短刀们的事情时初夏只想要砍人。

一团混乱中,刀剑们因看到本该重伤躺在手入室的付丧神们慢悠悠地在本丸各处散步而逼问初夏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初夏是真的想咬人了。

事实是初夏也的确将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了,她随意找到一个人狠狠地咬了一口。

#宗三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你还真是吓到我了。”某鹤表示震惊。
“哈哈哈,小主殿这么有精神,甚好甚好。”某老人没有表示。
“真是不甚风雅。”某雅士表示主殿的行为无法入眼。

初夏:(ノ=Д=)ノ┻━┻

“歌仙,萤丸,跟我出阵去!”初夏冷冷说了一句,没有对其他刀剑多说一句。

正当初夏看着他们穿出阵服时,药研走上去盯着初夏藏在衣袖里的绷带轻声说:“大将,要不要我和乱还有退代替您去,毕竟您是人类,比我们更脆弱。”

初夏摇摇头:“你们是短刀吧?短刀也很脆弱啊,何况你们才刚恢复,先在本丸休息。”

“短刀有大太和打刀无法比拟的机动,大将至少带上一位吧。”

初夏想了想,看向一旁的五虎退:“带退好了,药研帮我做些刀装吧。”

药研点点头,乱却在一旁不高兴了:“主殿为什么不带我去?乱也很厉害的!”

初夏笑了两声,一边摸着五虎退的头一边对乱说:“乱是女孩子啊,女孩子当然要特别光爱嘛。还有,记得将一期一振的本体放到我房间去,那里灵力充足一些。”

乱看着初夏离开本丸,陷入纠结中:又希望初夏对自己特别一些,又对被认错性别感到不开心。要不要告诉她自己是男生呢?乱遇到刃生中最为困难的抉择。

药研转身看向一直在注意这边动向的付丧神们。

眼中有新月的神明用宽大的袖子遮住大半面容:“药研君是打算站到她身边去吗?”

天下五剑中的最美即使只是位于神明末席依旧不改风度,身为刀剑的杀气却逼近药研。

“大将...是位很好的主殿,三日月殿下何必执着于那位大人所做的事而否决所有人类呢?”药研直视着被杀意环绕的太刀,没有丝毫胆怯:“我们已经决定哪怕碎刀也要守护大将,所以,请三日月殿下自重。”

药研最终没有多说,拉着(依旧陷入困难抉择中的)乱离开。

三日月眼中那轮月仿佛要变成血色的红。

————————————————————————

“主人...好像..有人在跟着...”五虎退拉着初夏的衣角,小声提醒着自家主殿。

“诶?退好厉害啊,侦查很强啊!下次让你做队长好了!”初夏下意识摸摸五虎退的头,并向后看去。

萤丸猛地冲到初夏身边:“不公平啦阿夏!歌仙做近侍是因为他是初始刀的话,为什么五虎退也行啊?我也想做的啊!”

“因为他们都不会把队伍带到沟里去啊!你绝笔找不到boss点好嘛?”初夏翻了个白眼补充道:“等到你不抗拒我摸头再说,驳回!”

正说着敌人又发起了攻击,初夏回头将尾随在后的自家本丸中的某打刀揪出来:“笨蛋,跟在后面被攻击了怎么办?要偷袭我的话回去随你砍!现在给我认真将溯行军砍翻啊!”

“我...我才不是想攻击你啊!”被发现的那人叫道。

————————————————————————

不要说短小...虽然的确很短小...

爷爷那里是有严重的心理阴影,所以攻克难度五颗星,这点鹤也是一样的

恭喜初夏成功收服粟田口家(差个一期)

竞猜一下‘某打刀’是哪位啊?

歌仙作为初始刀戏份那么少?不急,他不是唯一一个知道初夏真名的吗?

话说初夏的全名...还有人记得嘛?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