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三章


第三章   论短裤与粟田口的兼容性

私设满天飞系列

女审有名

虽说是暗黑本丸但还是温馨向

好吧好吧,前几章磨合期不算咯

以上

——————————————————————————

初夏盯着三日月的眸子里的新月没有出声,半响,她偏头:“一个强制命令。”

“?”

“给我一个强制命令权,无论什么都得服从。”初夏解释。

“小主殿说笑了,您的命令自然是要服从的,哈哈哈。”三日月表示自己同意,在同伴们面临碎刀的状况下他只能屈服。

初夏嗤笑一句:“你得感谢你的这张脸,不然本来打算要三个来着。”

三日月没回答,心里却暗暗嘲笑着:人类果然都是一样的。

“别开地图炮了,三条宗近也包含在人类的范围里。”初夏笑得一脸灿烂:“何况我根本就不觉得你有多美,没我家歌仙文雅,没我家萤丸可爱,只不过和我一个故人长得像罢了,别自恋呦。”带着灵纸却一眼看透对方心思的少女如是说道。

三日月“哈哈”了两声,将初夏领到手入室。

手入室中暗堕气息太过浓郁,初夏皱眉看着里面刀剑的伤势,有些严重到几乎无法修复。

初夏腰间的短刀发出‘呜呜’的刀鸣,她抚摸了一下剑身,轻声说:“忍耐一会,光代。”

隔着纸门,外面的鹤丸听到初夏的话像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啊呀,这可真是...惊喜啊。”

初夏绕着房间转了一圈,中途还被已经分不清气息的付丧神划了一刀,然后她将轻伤和中伤的刀剑都进行了手入,随着打刀粉和灵力的混合物被本体吸收,付丧神身上的伤口也快速愈合。

“重伤的先放着,今天就先这样。”初夏做了决定,叫上自家刀剑先离开。

乱现在门外,身边立着刚恢复的药研。

初夏经过时什么也没说,只是摸了摸乱的头发,像在让他安心。

那孩子,真是辛苦了。明明是女孩子(不,你好像误解了什么),明明是该撒娇的年纪(这个也不对)。

是你说不手入一哥哥的,现在又来装作好心的样子算什么啊?乱有些烦躁,甩头走开。

“主上,重伤的再放置的话会碎吧,您...”歌仙陪在初夏身边犹豫着说。

初夏摇晃着脑袋:“就知道歌仙还是担心着这件事的,放心好了,我有办法啦,对于无法用本体手入的刀、直接用灵力我又有些吃不消的最后办法,不过我不怎么信任他们,所以不想被看到,晚上,晚上我偷溜过去!”

萤丸有些好奇却没有多问:“那晚餐吃什么?”

初夏从里卧翻出面包冲他们晃晃:“我的话,这个就行,你们去和他们一起。”

歌仙点点头和萤丸走了。

初夏将灵纸取下,揉揉眉心。腰间的刀一震,一个八岁左右的男孩跪坐在初夏面前,身着如粟田口短刀一般的短裤军装。

男孩奶声奶气地说:“阿夏,这里是哪里啊?”

初夏摸摸男孩的头:“是一个叫本丸的地方,嗯,大家都是付丧神呦,不过和光代不同,他们都是有过主人的了,而光代是我自己锻出来的呢!”

光代点点头:“刚刚那个房间...”

“地址记住了吗?晚上再去一遍。”

“好的。”

初夏内心面条状眼泪:还是我家光代乖啊!不像那啥三日月一看就不是好人!宝宝给你们灵力还要被你们鄙视,有没有天理啊...

门外传来喧闹声,还有什么被打坏的声音,初夏担心自己的刀剑便带上灵纸离开房间。

“怎么回事?!”初夏看着歌仙和萤丸身上的伤问。

萤丸看到初夏立即收起紧绷的状态,委屈地拽着初夏的衣摆:“他们说初夏的坏话!”

初夏环视一圈屋内的情况,萤丸是大太刀,并不适合在这么狭小的地方打斗:“萤丸我理解,歌仙你怎么也这么冲动?”

初夏能感受到四周刀剑的敌意,无奈地开口:“受了伤的都来吧。”看着没有刀剑动,就带点抱怨地说:“你们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你们,我又不想不让步,这么下去,你们绝对比我吃亏啊...所以,就不能试试可不可以接受彼此吗?”

药研先走出来:“那就麻烦了,大将。”

“你...你会参与到他们的争吵啊?”初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萤丸的攻击范围太广。”药研只这么说了一句初夏就明白了。

“萤丸,道歉。”初夏没有回头,半跪着帮药研处理伤口。

错了就是错了,哪怕是误伤,正因为萤丸是自己的刀,所以初夏才会这么严格要求。

萤丸不情愿地道歉:“对不起...”

接着就又有几个人走上前,初夏挨个手入后打算离开,又停下说:“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对我没有手入重伤刀剑的事有反感,我对此不想辩解,但是你们可以等到明天看看结果再定下结论吧?”

“主殿,你看我在你房里找到了什么,真是惊喜吧!”鹤丸国永站在门口笑着说。

初夏回头,看见光代从鹤丸国永身后探头出来。一瞬间笑容凝固在脸上。

在所有刀反应之前,初夏抽出腰间的短刀冲向鹤丸国永,一瞬之后,鹤丸国永轻伤。

看着初夏牵起光代的手离开的背影,鹤丸若有所思地眨眨眼:“这就是她的‘底线’么?”

身后的刀异常安静地结束了这场闹剧。

————————————————————————

当晚,审神者房间

初夏拉着光代离开房间,一个翻身上了屋檐。

没有绑进马尾的碎发顺着风飞舞,初夏立在如翼般的翘角,肃穆如高位的神明。没有用灵纸遮掩的眼睛闪着光芒,像破碎的星星。

光代低头看了一眼没有察觉主殿离开、继续守在房门的萤丸,便领着初夏往手入室奔去。

初夏探头打量着房里的情况,倒挂着落地。黑暗的房间里只有巫女服上的束带闪着荧光。

光代将自己的本体递给初夏,初夏摸索着划开自己的手臂,看着血液融合进灵力后便将血擦拭在重伤的刀剑上。

白皙的手上像是抓了一大把海棠花瓣,覆在破损的刀剑上有种诡异的美丽。

忙活一阵,初夏将划开的伤口包扎好,准备离开,门却突然被拉开,药研迎着月光站在门外:“大将,能出来一下吗?我们有事想找你聊聊。”

坐在粟田口的房间时,初夏的内心是拒绝的,听着药研解释,从故意制造争吵开始留意自己的动态,然后跟踪初夏,到后来看见初夏替重伤刀治疗的全过程,初夏有些崩溃。

#妈呀,这才不是我了解的药研#
#说好的成熟稳重贴心的废婶制造机呢?#
#这个一本正经飙演技,然后处心积虑设圈套的药研不是我的药研啊!!!#
#把我家药研吐出来!!!#

“大将,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药研一脸(阴险)微笑着说。

“...就是...”初夏低着头像挨训。

“主人...明明是很温柔的人吧?”五虎退也加入药研的阵线(本来就是?):“上午主人替我手入时就知道了,因为...灵力传递出来的都是鼓励的...所以...”

“是这样吗?”乱看着光代,俨然一副看自己人的表情。

“因为...”初夏叹气:“大家好像不想接纳我啊,如果我表现地太过努力地为你们着想的话,大家会为难吧?其实你们还在想着之前的主人吧?所以,我不想让你们为了这个事犯难。”

“既然解释清楚了就好,不过大将你这是什么破想法啊?好歹要为自己考虑考虑啊。而且前任审神者根本不值得缅怀。”药研取下眼镜:“大将今天就睡在我们房里吧,反正有很多空地。”

“诶?!”

药研抬头看了眼光代:“那孩子很像我们弟弟呢,而且大将要想装坏人的话现在出去就会被揭穿的,鹤丸先生可是很想给大将惊喜来着,啊,只有惊没有喜呢。”

药研刚刚吐槽了鹤丸吧...吐槽了...那个药研竟然会吐槽?!

初夏看着乱和五虎退已经兴奋地替她和光代铺好床也不忍拒绝,光代也是一脸开心的样子。所以她点点头,本着男女授受不的原则挨着乱躺下(不,婶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初夏躺在被窝里,小声说:“我一定会加油将你们其他的弟弟们接回来的,至少让你们不要这么寂寞。”

药研闭上眼睛轻声回应已经睡着的初夏:“谢谢你,大将。”

————————————————————————
没错,少人的粟田口们将光代当弟弟了

嗯,今天的审神者大人也依旧搞错了乱的性别呢。

接下来的婶将进入020炼狱√

然而明天睡醒后的初夏怎么向大家解释寝当番粟田口们的事呢?

评论 ( 2 )
热度 ( 58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