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二章

第二章   捡到一只正太

女审有名

虽说是暗黑本丸但还是温馨向

好吧好吧,前几章磨合期不算咯

这位婶自带b站

以上

—————————————————————————

    进入主卧后,初夏放下狐之助,眼神有些恍惚:“装逼的感觉真不错...不对!小狐狸,难道以后我遇到的都是这种一见面就拔刀的情况啊?”

    “所以还请审神者大人注意锻刀啊,拥有自己的刀总之还是安全些吧。”狐之助想起初夏用短刀干净利落的样子:“不过审神者大人也很厉害啊。至于锻刀,资源现在都被刀剑男子们控制,所以现阶段不可以呢。”

    初夏想了想问:“资源哪来的?”

     “通过出阵,远征都可以获得。”

    初夏释然道:“那本来就是他们的不是吗?我和歌仙自己努力就好了嘛,对吧,歌仙?”

    歌仙点点头。

    少女一脸郑重地说:“所以歌仙要快点变强啊,我很需要你。”
   
——————————————————————

    “那位主殿还真是吓我一跳呢。”浑身白的付丧神望着茶室中的另外一位说:“‘我的本丸’什么的。”

    天下五剑中的最美用宽大的袖子遮住嘴角的弧度:“不得不说是初生牛犊嘛,哈哈哈。”

    “要不要给她找点麻烦呢?太顺利了可不好玩啊,一定能给她大惊吓的。”倚着门框,白色的鹤一脸认真地说。
   
——————————————————————

    “审神者大人!您要亲自出阵吗?!”狐之助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初夏。

    初夏点头:“刀装没有资源所以不能做呢,歌仙一个人去我很担心,没事的!我的机动很高,打不过可以躲啊。”初夏解释着,跟着歌仙走出本丸大门。

    一路顺利地直达boss点,初夏有些失望:“这种程度的话,歌仙就能搞定吧..”

    歌仙回头看了眼落在后面的主上。

    少女握着刀站在战场上,眉眼凛冽。刀光剑影于她好像再平常不过。她淡淡扫过战场上扬起的尘灰。
#自家主上比自己还强怎么办?在线等,急!#

    余光一瞥,一个孩童身影在溯行军中显现,初夏随机冲过去,右手反握住腰间短刀,刀柄没入敌刀骨架的身体。

    对方抓住初夏的手,眉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初夏看出他的虚弱,试着将自己的灵力给了他。

   片刻,银发正太一字一顿地说:“曾经存在于阿苏神社的宝剑,萤丸,参上!”

    初夏看着萤丸漂亮的翠绿色眸子,笑着说:“这里是审神者,叫我阿夏就好,这位是歌仙。”

    萤丸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一人一刀:“主殿自己出阵吗?好厉害!不过以后萤丸会保护主殿的!”还是孩童模样的付丧神拿起自己的本体承诺道。
     ——因为是你最先拯救了我。

#咦?说好的叫我阿夏呢...#

     初夏带着萤丸和歌仙回本丸的时候,萤丸察觉到暗堕气息:“主殿,这里真的是您的本丸吗?”

    初夏表示自己尴尬癌都要犯了,不想说话。

    歌仙解释了一番后,三人才真正走进本丸。
   

    话说狐之助在本丸门口等了好久,看到初夏歌仙完好无损地过来还不算,竟然捞到了萤丸?!

    狐之助摆摆尾巴,又扑到初夏怀里去了。

     初夏让狐之助趴在自己肩头,没搭理向这边看过来的各类付丧神,蹲下身来帮萤丸整理因剧烈运动而皱掉的衣服和歪掉的帽子。
   
    她悄悄对歌仙说:“怎么有种故意秀恩爱的感觉啊...不过很爽就是了。”
   
    歌仙有些哭笑不得,只是带点宠溺的摸了摸初夏的头。

    换过政府送来的巫女服后,初夏坐在房间里发呆,思考了一下人生,不对,是现在的状况后,初夏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自己可以打回去,打不赢跑得赢就行啦。
  
    初夏想走出房间到处逛逛,便将自己房间的歌仙萤丸带到走廊。
  
    乱一直守在门口,不顾满身的伤口被动作拉扯得重新裂开,只是站在初夏面前,低着头恳求道:“求求您,救救一哥哥!”

     乱看着初夏,虽然对自己这种刚刚对她刀剑相向现在又来恬不知耻地请求她的行为感到羞愧;虽然已经料到结局却依旧对这个新来的审神者抱着一丝希望:她是不一样的吧?

    但乱什么都没有说,安静地等着初夏审判。

    “馁,这孩子的哥哥就是那个差点杀了我的付丧神吧?”初夏歪头问狐之助。

    听到这话,萤丸牵着初夏的手紧了一点,谨慎地打量着乱:“萤丸来保护主殿,不会让主殿有事!”

    孩童形态的大太刀威压可丝毫不逊色。乱被他的杀气吓到,却没有后退。

    “阿拉,萤丸好可靠呢!”初夏蹲下来捏捏萤丸的脸。

    在乱眼里这一幕温馨却格外刺眼,明明当初也是抱着誓死守卫主殿的想法才回应召唤的,乱任由眼泪掉落,断断续续地说:“才..不是这样啊,审神者要求的我们明明都做到了,却只能看着同伴们碎掉,一哥哥没有错啊...只是不珍贵就没有被爱的价值吗?”

     狐之助提醒道:“审神者大人,您是否要为一期一振手入?”

     “不要。”初夏想都没想拒绝了。她不是圣母,也不可能对差点杀了自己的刀剑没有芥蒂的手入。

     乱猛地抬头,眼眸里满是不可思议。不过...那是当然吧...她,也只是做了对她来说理所应当的。

     “人类...果然不该相信吗?”乱喃喃细语。

    “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什么啊,刚进门就被刀剑糊了一脸,不怼回去还是人嘛?何况吉光已经在三途河边冲他招手了吧?他要晕就晕呗关我什么事?我不是很介意送他一程。”初夏皱眉:“不是很理解你们这些刀剑。”

你明白他的过去吗?
你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吗?
你为什么不能为他想想啊?

所有有净化任务的审神者都懂的道理,可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个呢?

    “那主殿要怎样才能帮一期殿治疗呢?”一位身着绀色狩衣的绝代风华的付丧神从走廊深处走出。

——————————————————————————

评论 ( 27 )
热度 ( 61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