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一章


第一章  初到本丸
  
女审有名

虽说是暗黑本丸但还是温馨向

好吧好吧,前几章磨合期不算咯

这位婶自带b站

以上

——————————————————————————

    初夏看到面前出现的写着初始刀名字的五块小木板时内心是崩溃的。
  
   作为一名完全不知道时之政府及审神者等一干名词只因有强灵力就被政府征召的新人审,初夏压根不了解刀帐上的刀剑,前台小姐询问来做审神者的目的时,初夏也只是笑着说:啊,因为可以逃离家族管制?
   
    即使带着灵纸,政府小哥依旧被初夏盯得发毛,只能开口向她介绍她接下来的工作,快速向她普及了她的职责,顺便说了五把初始刀的经历。
   
    初夏眨眨眼,最后才问:“所以,刀剑男子们是真实存在于历史中的那些刀剑付丧神的分灵?”
   
    看着小哥点点头,初夏重新将目光投向木板上的名字,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总觉得这个情况有点像皇帝翻牌选择侍寝的妃子啊...”
   
    小哥嘴角一抽:“如果在犹豫的话,大部分审神者都会选择那把新选组第一剑士的用刀...”
   
    初夏想了一会,抬起头:“不,我已经决定好了,歌仙!请给我歌仙兼定!”
    
     不知名的花瓣从头顶洒落,那个紫发蓝瞳的雅士出现在初夏面前:“我是歌仙兼定,喜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指教。”
    
     初夏笑了一下:“我是浅川初夏,对于审神者的事完全不明白,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歌仙一愣:“主上,不能向付丧神提及真名呦。”
   
    “诶?”初夏没有反应,只是疑惑地盯着歌仙,倒是政府小哥忍不住说话了:“审神者大人,告知姓名可是会有被神隐的危险啊。”
   
    初夏有些尴尬地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随后初夏站在传输口愣住了,狐之助两次提醒确认本丸坐标初夏也没有反应,歌仙有些不解地看向自家主上。
    
    初夏盯着显示的那串数字,不好意思地解释:“因为不想一个人去本丸,所以还没有记过本丸番号,一开始就打算先选初始刀再一起回去的嘛...所以...那个....”
   
     歌仙叹了口气,自己这个主上看来真的什么都不懂啊,以后要多照顾她了。
   
      “不过!”初夏突然提高音量:“系统应该不会出错吧!”然后她信心满满地点了确认。
    
     等待期间,初夏见歌仙对自己用来遮住面容的灵纸很好奇,便扯下来递给歌仙:“嗯,因为我啊,不想被家里人发现来做审神者,所以用灵纸防范。”
   
     歌仙打量了一下自家审神者,十五、六岁的模样,稚气未脱,长相清秀,尤其是那双眼睛,黑曜石般,里面流动着金色的灵力。
   
    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化,初夏把灵纸重新带上,不远处便是一座华美的和风建筑,狐之助看见审神者出现在本丸所在区域内,激动得直接扑在初夏怀里:“审神者大人您终于来了!”

——————————————————————————

    狐狸模样的式神窝在初夏怀里,又有些疑惑地看向歌仙,初夏注意到式神的眼神一直在歌仙身上,歪头问:“有什么不对吗?”
   
    狐之助正要开口说话时,本丸的大门因感应到审神者的到来而打开,初夏刚踏入本丸,眼前突然刀光一闪,一个夾带着血锈味的黑影直冲过来,歌仙本能地拔出本体挡了一下。
   
     对方又发起第二次攻击,初夏抽出腰间的短刀拦下,顺手回击。
  
    水色头发的付丧神愣了,而后恶狠狠地说:“不需要审神者,离开这里!不然将你斩杀!”付丧神身上带有很多伤,军装也破破烂烂的,却依旧无法掩盖他如王子殿下般的风度。
    
    歌仙摇头说着“实在太不风雅”,一边将初夏拉到身后,与那位付丧神战斗起来。
    
    狐之助小声对初夏说:“审神者大人,那位是您本丸的刀剑男士。”
   
    初夏死机了一会:“可是政府的人不是说...”
   
    狐之助带点哭腔:“这里是暗黑本丸啊,果然搞错了吗...就说来净化的审神者大人怎么可能带着初始刀嘛...”
   
    再看时,那位付丧神已经重伤昏过去。歌仙的练度不高,可对方伤势实在太重,没两下就昏死过去。
   
    “小狐狸,你得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初夏表示自己很不开心。
   
     狐之助只觉得审神者大人杀气比一期一振更强,哼哼唧唧地没两下就解释了:“这里是一个已经两度易主的黑暗本丸,因前两任某些行为,本丸里的刀剑男子几乎全部暗堕,我向上面请求派有经验的审神者来管理和净化这个本丸,但是...”
   
    “来的却是我这个新人对吧?”初夏冷笑了一下,抓着歌仙的袖子问:“那我可以离开吗?又不是我的本丸,不过是系统错误罢了。”
   
    狐之助摇头:“恐怕不行,您的灵力已经注入本丸,在政府想到办法前您只能留下来了,不过如果危机到您的安全,必要时政府会采取强制碎刀,请您放心。”狐之助犹豫了一会,终只是看着初夏没有说话。
   
    初夏抬头问自己的初始刀:“歌仙,你觉得呢?”
   
    “唯听主上。”
   
     初夏有些不爽地看向地上枯萎的叶子:“那就只能留下了,在现世等到政府解决灵力已经输入的问题,我早就被家族抓回去了...”
   
    等到初夏决定好后,他们之前打斗的声响已经被不少原本丸的付丧神察觉,一个身着军服的女孩子从房间里冲出,跑到一期一振身边:“混蛋!你对一哥哥做了什么?!”
   
    初夏看了女孩子手中的乱刃,有些头疼:“讲道理嘛,门口那个是你哥啊?二话不说给我来一刀也是够简单粗暴,我家歌仙都说了不甚文雅啊,多大仇这是?心里阴影大也不用见人砍吧?宝宝没一刀让他去见吉光已经很给面子了啊。”
   
    从乱的视角看,面容娇好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即使微微蹙眉也依旧美丽,腰间的刀鞘添了一丝英气,站在以文系名刀为名的歌仙身边也一点不逊色。
   
    看着那个孩子收起手中的乱刃,初夏转身拎起狐之助:“累了,歌仙我们回房,小狐狸带路。”走了几步,似想起什么,初夏回头:“还有,诸位,不管怎么说,我是新任的审神者,这是我的本丸,诸位若有什么不满,欢迎来战”

    听到她这么说,阴影中的眼睛闪动着光芒。

——————————————————————————

评论 ( 8 )
热度 ( 67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