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规啼夜月

高考长——弧中
位于刀乱、梦间集、宝国冬日组等著名大坑无法出去..

一只千年青铜酒器,于某春夜一次桃花宴上对李氏太白一见倾心.

花与刀之名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生存与毁灭之辩

宗三左文字,被誉为天下之刃,传说总有这把刀的人就能拥有天下,即使是因为被信长重新锻造而失去的身为左文字的蓝色,也依旧不改锋利与美丽。

爷爷是这么形容这把刃的,初夏认真打量了一眼面前的付丧神,不得不承认爷爷是对的,即便是请求着自己,他也没有丧失尊贵。

只不过...初夏眯起眼反问:“凭 什 么?”

对方好像被问住,半晌才开口:“只要...只要您能阻止兄长的暗堕,左文字将永远为您效劳,在所不辞。”

初夏仔细思考一会,直到看到宗三眼中如混沌般的绝望,是多么像光代离开后,镜子中的自己啊...

“那么,请记住你的承诺。”初夏避开那双眸子,愣愣地说。

随后,她跟随宗三走向本丸另一处,她从未涉足过的区域。

“您,不用告知萤丸殿他们吗?万一我是想要杀掉您呢?”宗三走在初夏后面,意味深长地开口问。

“嗯?那就算我信错刀了呗,不过,想弄死我的也不止你一个,实力摆在这,来就来呗,打不过,跑就是了,反正你也追不上。”初夏回头冲宗三比划比划,然后又不在意地转过头去,私下里却暗自加倍警惕。

宗三没有说话,只是指路,然后停在某个房间门口,犹豫着看向初夏:“兄长他...就在里面。”

初夏仔细打量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探头观察了一会:

房间里仿佛一个黑箱,昏昏暗暗看不清东西,光只能透过窗户间的缝隙悄悄进来,一个蔚蓝色的身影端坐在榻榻米上,待到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才能模模糊糊辨认出家具的位置,以及,那人手上握着的、闪烁出他眼底杀意的漂亮的太刀和桌上花瓶里插着的枯萎的花蕾。

噫...这哪叫进化,这分明是让我去送人头的啊!初夏暗自俳腹一句,临时决定先退回来,等到了解更多这间本丸的情况再进行后续,毕竟不知而贸然上前干预,是以血洗刃的傻瓜才会做的事。

跟宗三交代几句,正打算离开,却又突然听人问:“倘若,宗三没有来向您寻求帮助...”

“啊...那我大概是不会来管这破摊子吧。”看着人露出有些惊讶地表情,初夏笑了一下:“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选择道路的权利啊,想要毁灭自身抑或是拼命生存都是一样的,由自己决定的方向,就要承担起选择的责任,这是命。”初夏突然严肃起来:“如果,你的兄长想死,这是他的道,但是,如何死呢?是平白无故地跳刀解池,还是在战场上为了保护所在乎的家人而死?这就是他的术了。不同的术会带给身边的人不同的情感。所以,为了你所爱的人,拼命活着吧,宗三。”

宗三思考良久,看着眼前比自己小几百岁的人突然觉得沉重不少:“您...最后一句话,有什么含义吗?”

初夏眨眨眼:“小夜左文字,你们的弟弟,我带回来了呦。”

宗三猛然睁大眼,刚想说点什么,身旁的门被撞开,里面的付丧神将初夏拉进去,又立马关上。

初夏一脸懵地看着突然变暗的环境,半天聚焦不起。

“小夜,他在哪?”面前的人将本体夹在初夏脖子上,有些清秀又沙哑的声音并不刺耳,却让初夏觉得心寒。

“大概...在和粟田口的大家玩..?”初夏试探性开口,盯着江雪在黑暗中晕开的轮廓。

“粟田口?那些短刀还在啊...一期做了不少努力啊。”似乎是怀旧似的叹口气,江雪手中的刀松了不少:“你...刚刚在门外说的话...”

“停停停!要讨论佛经的话不要找我!那是另外的一刃刀教给我的。”初夏打断了对方,也学着叹气:“不过他...已经不在了。”

“嗯?”江雪怔了一瞬:“那把碎掉的短刀?”

听到人提起光代,初夏忍不住又难过起来,也不管脖子上的刀刃,摇摇头,咬牙回答:“是...另外一把刀,一把...很久很久以前就,碎了的刀。”

————————————————
该到阿夏讲故事了,会涉及到很多不同的思想,道家、佛家为主,然后...被阿夏认为兄长的刃的故事也该讲讲了

抱歉很久没更了...现在高三真的超忙啊!

到明年高考之前应该都会很少更...得长弧了啊,假期会尽量保证?

总之,不会坑【盯】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子规啼夜月 | Powered by LOFTER